2014年,教育部及各省市密集出台多項改革措施,涉及招生入學、日常教學、考試評價等方方面面,在此背景下,今年的高考具有特殊意義。而隨著“提高高考分數”等建議的提出,語文改革無疑成為改革的焦點。
  高考剛剛結束,本報記者就今年的高考命題、高考改革及語文改革等問題,專訪了北京大學語文教育研究所所長、山東大學文科一級教授溫儒敏。
  高考語文開始考查讀書和思辨能力
  中國青年報記者:(以下簡稱“記”)語文高考試題歷來是公眾關註的焦點。今年的語文高考試題是否有亮點?您感覺最明顯的變化是什麼?
  溫儒敏(以下簡稱“溫”):今年高考語文的確在改進,有“亮點”:一是考卷命題的材料範圍拓展了。歷來高考語文試卷命題依賴的材料都比較偏狹,主要就是文學方面的,而且偏於瑣碎的分析,這其實並不利於選拔培養現代人才。今年命題的覆蓋面普遍要比以前寬得多,除了文學,還涉及社會、經濟、時政、哲學、歷史、科技,等等。二是有的試卷開始註重考查讀書的情況,包括考閱讀面與閱讀品味。語文課的要義就是培養讀書的興趣與習慣,過去高考語文命題對這方面是不夠重視的,現在有改進,將促進語文教學,提倡多讀書,讀好書,好讀書,讀整本的書。三是更加註重邏輯思辨能力的考查。現在的學生普遍缺乏思維訓練,缺少理性分析能力,這當然和語文教學的偏頗相關,但高考語文也責無旁貸。今年的高考語文命題普遍轉為看重思維能力,是一個最值得肯定的變化。
  記:您一直強調語文教育中的思維能力訓練。這方面在今年的高考語文試卷命題中有哪些具體體現?
   溫:今年3月18日,我曾在《光明日報》發文《高考語文改革的走向分析與建議》,其中就談到高考作文應當回歸理性,強化思辨,摒棄宿構、套作、模式化與文藝腔。其實這也不只是我個人的建議。拿今年高考作文題和閱讀題來看,大多數試卷都在體現這一改革趨向,這是可喜的。我看到今年各省市的高考作文題,90%都在回歸理性,看重思辨。很多作文題在這方面探索,設計得不錯。例如“新課標捲”要求圍繞“山羊過獨木橋”的游戲規則來展開討論;上海捲提出“你可以選擇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,所以你是自由的;你必須穿越這片沙漠,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”,要求考生就此論述;北京捲題目是“老規矩”,如“出門回家都要跟長輩打招呼”、“吃菜不許滿盤子亂挑”、“不許管閑事”、“笑不露齒話不高聲”、“站有站相 坐有坐相”,等等,網上有過熱議,要求考生就此議論為文。類似這樣一些作文題,考的是綜合能力,特別是語言表達能力背後的思維能力,而不只是“文筆”。題目也比較活,那些愛讀書愛思考的學生自然就會發揮得好,而靠預先準備的模板和材料去“套”,就未必“管用”。
  另外,很多試卷中設計的閱讀題,一改過去那種陳陳相因的內容分析模式,也在往思維能力考查這方面靠。如“非連續文本”閱讀的形式,很多省市的卷子都採用了。就是給一組材料,觀點並不連貫,甚至彼此相左,讓考生去辨識、歸納和發揮。這有點類似於考公務員的“申論”,看重的是分析和思辨,是問題意識,是思維的活躍度。總的來說,今年很多省市語文考卷的設計科學性提高了,選拔考試所需要的信度和效度也都得到重視。
  更大的改革措施還在醞釀
  記:在我國,高考不僅僅是一場考試,它還承擔著維護教育公平的職能,因此,高考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您認為,在當前的情況下,高考的改革應該分幾步?其中最重要、最緊迫的有哪些?現在正在進行和即將進行的改革是否符合這樣的節奏?
  溫:高考改革不只是教育領域的難題,也是重大的經濟和社會的難題,因為事關各個利益群體不同訴求,往往動輒引發激烈的爭議,且議而不決。除了考慮“公平”,還得考慮“穩定”,政府和主管考試的部門往往首先並且主要就是考慮這兩點。這可以理解。但高考總得改革,這事關國家長遠的發展,也是大局。最近中央提出深化改革,對高考與招生制度的改革也有要求,這回是真的要改了。年初各個省市陸續出台高考和高校招生制度改革的預設方案,有了時間表,其實也就是先易後難,分步推進。拿北京市征求意見的方案來說,今年先改填報志願等規定,當然,命題內容形式也有微調。到2016年,就有大動作,即:高考只考語文、數學與文綜理綜,英語將實行社會化考試,一年兩考。到2017年,就可能不分文理,只考語文數學,英語和其他各科全改為學業水平考試或社會化等級考試,不再列入高考。其他省市的方案也大同小異。雖然一些細節仍然未有定奪,但路線圖大體出來了,改革的總體思路已非常明確。
  其實,還有一些動作更大的改革措施仍然在醞釀。比如分類高考,根據辦學層次和目標定位,將全國所有大學分為研究型、應用型等類別,最終入學考試也分開進行。這個舉措是必要的,但目前實行起來很難。前些年有些省也曾試行將普通本科與高職高專分開來考試,但基本“失敗”了,因為只有少數學生願意放棄本科參加專科的高考。可見一個好的、必要的改革措施,也還需要等待“社會接受”的成熟。
  再拿高校自主招生來說,本義肯定是好的,有利於選拔優秀人才,也有利於發揮高校辦學的主動性,實行多年,也有一些經驗,但是最近的調查顯示,大多數國民並不支持自主招生,認為這實際上擴大了教育的“不公平”。可見,高考改革還需要兼顧科學性和可行性,不能以“認知”代替“籌劃”。比較現實的,就是先易後難,逐步推開改革,也就是註意改革的節奏問題。
  我覺得比較容易改的,就是高考的考試內容和形式。今年高考語文試卷就在改,內容和題型都有變化。高考作文是最難改革的,但我們也已經看到曙光。高考改革已經拉開序幕,關鍵是政府和主管部門要有心,不能只管“維穩”,還得管試卷命題的質量與科學性,管閱卷評分中長期以來存在的弊端,管那些不公平的現象。比如高考語文命題既要“保密”,又要想方設法加強與學術界的聯動,打破自我封閉,提升命題人員的學術水準,提高命題的科學性。這其中就有很多工作可做。又如,高考語文閱卷工作量極大,但作文評分隨意性大,拉不開分距,無論好壞大致都是40多分,反過來促使作文教學被邊緣化,幾乎“全線崩潰”。如果相關部門能採取切實措施,改變作文評分的“趨中率”畸高現象,我看就會對教學產生良性影響。
  日常教學不能一頭栽入應試教育
  記:人們一直將應試教育的根源歸咎於高考,因此,這些年改革一直在進行,但是,這些改革似乎並沒有對中小學教學產生很大的影響,課堂教學仍然指向分數和結果,您認為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?
  溫:應試教育的存在,競爭的激烈甚至畸形,肯定與高考有關,但不能說“都是高考指揮棒惹的禍”。應當反過來考慮問題:高考不是最好的選才方式,但也沒有比它更好的可以操作的公平的選拔方式,高考畢竟最適合目前中國的國情,因此,在相當長的時間里,高考會仍然存在。既然是考試,必然有競爭,也就是有應試教育,這是無奈的現實。與其抱怨高考的弊害,還不如多考慮在高考存在的前提下,如何做些必要的平衡。我說過這樣的話,有水平的老師,既讓他的學生考得好,又不至於把腦子搞死,興趣搞沒。這就是平衡。
  應當說,這些年高考一直有所改進,但這改進對於教學的“指揮”作用有限。原因是什麼?是社會競爭本身在加劇,壓力轉移到教育方面來了,而教師的水平又普遍較低,平衡不了,就大都一頭栽入應試教育。當然,從高考改革角度看,的確也要多考慮如何發揮正面“指揮”的問題。要解決課改和高考“兩張皮”的困局。  (原標題:溫儒敏:高考語文改革已看到曙光)
創作者介紹

歐式傢俱

kx49kxyz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